监督到底是干什么?

[ 27 查看 / 0 回复 ]

监督到底是干什么?


    《人民日报》刊登的《用钉钉子精神擦亮监督利剑》的文章说:全国人大常委会海洋环境保护法执法检查组,到某省除了公开检查活动,还不打招呼派出一支小分队,到一些沿海排污口进行检查。结果看到另一番景象,喷涌的污水没经任何处理,直接排入了大海。散发出难闻的气味。这种不打招呼式检查,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中,并非首例。检查组还打破常规,不留情面,对多个地方和单位的违法行为,进行公开点名。

    监督到底是干什么?

    人都是好逸恶劳的。所以,劳动力要用钱买。如果人性好劳,那就如同好色一样,要用钱来买这个事情干;劳动力不再值钱,要想获得劳动,反而要用钱买来干了。因此,人们干事,只有为自己时,才会尽心尽力地干好;给别人、尤其给公家干事时,就有可能干不好了。所以,一个人给别人、给公家干事,就必须要给予监督。打个简单的比方:一大户人家家大业大,富得流油,必然会请许多长工、丫环、保姆为他打理家里家外各种事情。而由于人员太多,他又会将各色人等按工作性质分组,再各组任命一位组长监管组员的工作。同时,主人还会不时考察考核这些长工、丫环、保姆,对家里家外的事情干得如何。如果他们的工作干得让主人满意,主人则会对组长进行嘉奖。是组长对组员的监管有力,将组员的工作积极性责任心调动起来,认真踏实把主人家的事情干好了。而如果主人在考察考核中,发现家里家外有些事情没干好,不能让他满意。这时,他就会对涉事的组长问责。追究组长对组员监管不力,没有促使他们把工作干好的责任。如果事情问题不大,则扣组长一点工资奖金,以示惩罚。目的是督促组长对工作负起责任,严格监管好手下人员的工作;要求他们必须干好工作,而不允许不干好工作。而如果问题性质严重,则要将涉事的组长开除,叫他走人。以此警告其他组长,引以为鉴戒,管理工作必须做好。绝对不能允许手下人员,工作偷工减料,偷懒耍滑,慵懒散漫,不干好自己的工作;违者必须严惩。否则,自己这份管理工作就保不住,有被开除的危险了。让组长们工作有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的危机感。这样,有了风险机制的激励,就有强烈的忧患意识,促使他们必须把自己的管理工作干好;;严格要求约束手下人员,认真踏实干好各自的工作了。

  而如果主人发现家里家外有些事情没有干好,不能让他满意,不是追究组长的责任;而是去追查这些事是哪个人干的,再对当事人进行处罚。那就有点傻气,缺乏了当家理事的能力了。家里长工、丫环、保姆这么多,要弄清楚哪些事是哪个人干的,谈何容易?去干这些事,不仅是自讨若吃,要累过半死;尤其不能通过对长工、丫环、保姆的处罚,达到警示其他人员,以调动他们工作积极性责任心的作用。因为要弄清哪些事是哪个人干的,是件很困难的事;而由于难以弄清楚没干好的事,到底是谁干的,就做不到奖惩分明。做不到奖惩分明,有些人事情做得再糟糕,也就可能得不到应有的处罚。他们就会钻这个空子了。这样,尽管你处罚了一些人,却达不到调动其他人员工作积极性责任心的作用。

    这就不难明白,所谓监督,监督者的地位必须高于被监督者,监督者要拥有聘请和解雇被监督者工作的权力,能够掌握被监督者工作期间的政治、经济命运。同时,要采取严格的奖惩措施,当发现被监督者工作不认真踏实干好时,必须严厉处罚。而撤职开除,是用人的不二法门。而当使用人员太多,自己无力监督好每一个人时,则必须将人分成班组或部门,再任命负责人具体监管每个成员。自己则主要对负责人进行监督。这是监督最一般的常识。

    然而看看我们现在,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监督,竟然是专门去检查地方政府部门的工作。当然这种检查是必要的;问题是,当检查中发现了地方政府部门工作中的缺点、错误时,重点应是对政府或部门负责人进行处罚。以此来警示政府或部门的负责人,必须干好自己的工作;不干好工作,前车之鉴,后果清楚得很。这样,就能促使政府或部门负责人,高度负起责任,去严格监管好下属官员的工作。使他们只有把工作干好,不再出现诸如此类的问题。我们现在人大对政府行政的监督,好像是政府部门人手不够,工作忙不过来,需要人大代表来为他们查找问题。找到问题,再反馈给政府部门,要求他们整改好,就行了。这哪是像在监督政府部门的工作,倒像是给政府部门当帮手,协助他们工作了。这样的监督,就连不聪明的大户人家的主人,遇到长工、丫环、保姆没有干好工作,就去处罚当事人还不如。至少,这主人还处罚了人;我们现在人大的监督,竟然是“打破常规,不留情面,对多个地方和单位的违法行为进行公开点名,”严厉的处罚都看不到。这哪里有什么震慑作用呢?当然“有法必依,执法必严,违法必究,依然任重而道远”了。没有主人严格的监督,打工仔怎么可能自觉地认真踏实干好工作呢?

    衡阳柏坊铜矿  唐铁云  2018年10月12日
分享 转发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