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食宰相与安史之乱

[ 29 查看 / 0 回复 ]

伴食宰相与安史之乱

  

   卢怀慎身为宰相,遇事而让姚崇,每有政务上的事都推给同僚来处理。有人说:这是卢怀慎最可贵的地方,品格高尚,不嫉妒,不逾越,有让人之量。他毫不保留地把聚光灯集中在姚崇身上,是为了红花,甘当绿叶。唐玄宗正是看中卢怀慎这种可贵的品质,所以用他为相;这是独具慧眼。遇事而让姚崇,这是为了红花,甘当绿叶吗?


  

   无论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,工作都不是游山玩水逍遥快乐的事;劳累辛苦,劳心费神,是需要付出时间与精力的。工作只是一种生活需要,因为人们衣食住行等等,都需要通过工作赚钱来解决;世界上是没有人会把工作当作一种享受的。因此,才有八小时工作制,而且还要休礼拜天,还要退休。尤其政府行政工作,虽是一种权力;却大多是跟各种违法违规行为作斗争,要像铁面包公那样,坚持原则,秉公办事,这是会得罪人的。古代很多酷吏,坚持原则,秉公办事,往往却下场不佳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而工作做好了,也是自己的职责所在,应该干的;不见得就会成为聚光灯下耀眼的红花。把自已的工作推给别人,显然是不对的;怎么还能说是甘当绿叶呢?

  

   卢怀慎被人们称为伴食宰相。我看这评价还是比较中肯的。仅看有次姚崇死儿子,请了十多天假办丧事。结果这十多天的时间,就政事堆积如山,成堆的请示报告,卢怀慎竟然一件也不能决断。在事实面前,卢怀慎惶恐了,认识到自已不是干这事的料。只好向皇帝请罪,要求免职。卢的工作能力如何,管中窥豹,也可见一斑了。

  

   至于卢怀慎家境清贫,他不仅衣服上没有金玉做豪华装饰,甚至连妻子儿女的温饱有时都成问题,经常要忍饥受寒。这是否就说明卢怀慎品格高尚,是一种美德呢?

  

   勤俭持家,厉行节约;不搞铺张浪费,当然是一种美德;尤其在过去人们普遍没有解决温饱问题的情况下。但卢怀慎身为宰相,挣的俸禄加上皇帝的赏赐并不算少。他如此清贫,却是因为从不以财产为念,总是毫不吝啬地给予亲戚朋友,随有随散。给亲戚朋友,与施舍穷人,捐献国家,救济他人,是不能划等号的。何况堂堂宰相的亲戚朋友,家境可能也差不到哪里去。卢竟然是对亲戚朋友随有随散,弄得妻子儿女有时要饿肚子。这恐怕就与一个人对家庭开支缺少计划、打算,有点关系了。随有随散,毫无疑问,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的事也是常有的。这就是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无来明日忧的生活态度了。这样有钱就大把地花,花完了饿肚子也不去考虑,是不是有点败家子范儿。他的清贫,是不是就因为他随有随散的败家子性格,对家庭开支缺少计划、没有打算造成的呢?尤其卢怀慎死后,家里竟然没钱办丧事。弄得唐玄宗只得下诏,赐给他家织物百段,米粟二百石;这样才将他安葬了。就更让人有了遐想。一个人对自已的身后丧事,一般都会有安排、准备的。卢怀慎如果决定自已死后火花,将骨灰撒向江河湖海,当留下遗嘱;没有这个打算,堂堂宰相有经济能力,只把工资随有随散,连死后的安葬费也不准备一点。这是否有点对朝庭耍赖,给政府出难题的味道?可不可以说,他这是以所谓清贫,为自已沽名钓誉呢?

  

   唐玄宗竟然把卢怀慎的所作所为,当成一种可贵的品质,要用它来引领一代风尚。还因此让他当上宰相。就足见唐玄宗的不够精明了。宰相有宰相的工作,而且是必须要干好的。怎么可以坐在宰相位子上吃干饭,不干事呢?如果政府官员都纷纷效尤,工作不作为,政府行政还能正常运转?而国家的政策法令,规章制度得不到很好地执行,还能有良好的社会秩序,安宁和谐的社会环境;岂不要乱套了吗?难怪唐玄宗在前人的基础上建立起开元盛世,最终却是安史之乱的悲剧结局了。

  

   衡阳柏坊铜矿唐铁云  2019年10月8日
分享 转发
TOP